日本人对厕所好像有一种特殊的关注。他们到中国旅游,曾经最难以接受的就是中国大城市的公共厕所。他们不仅无法容忍中国城市公共厕所的脏,更看不下去中国公共厕所里面那毫无遮挡阻隔的一排大便者,这真是绝对地没有隐私了。学习中文的日本人在中国上公共厕所的时候,感到百思不得其解的是中国人在公共厕所里面见面居然能够相互亲切地询问:“吃了吗?”
  还有这样的日本人,学了几天中文以后就凭着日本汉字的底子认为自己懂得八九不离十了。看见一家餐馆门前分为两行写着“小炒,便饭”的招牌,就认为中文也应该竖着读,结果读成“小便,炒饭”,惊呼中国的厕所开发有了新进展,以为日本的“喝尿族”也出现在中国了呢。平心而论,日本厕所的洁净是中国厕所所不能比的。尽管中国经过多年的城市建设,特别是经过2008年北京奥运会,厕所从格式到布局、从运营到使用都有了很大的改观,但与日本的厕所相比,还是有一定距离的。在我看来,这个距离主要是在“态度”上。
  中国人对厕所有一种厌恶的感觉。清扫厕所的工作被看作是一种低下的工作,在相当一段历史时期,清扫厕所是作为一种惩罚乃至代替刑罚的。“文革”期间老作家沈从文忍辱负重打扫厕所,后来自称“打扫的厕所在当时可是全北京最干净的”。但是,当一个刚出道的女记者轻轻拍着他的肩膀说:“沈老,您受苦了”时,沈从文忽然一把抓住女记者的胳膊,失声痛哭起来,就像一个受尽了委屈的孩子一样。那时候,能像作家杨绛那样把清扫厕所看作是“为人民服务”,把厕所打扫得比办公室还干净而心态如怡的人也是不多的。
  我和日本朋友一起到日本培养政治家的松下政经塾学习过15天。亲眼看见新学员在开学第一天的第一节课就是清扫厕所,看见授课教师挽起袖子把手伸进小便池内清洗,丝毫没有嫌弃肮脏的样子。日本前邮政大臣野田圣子早年在东京帝国饭店当白领的时候,把厕所马桶清洗干净得可以从里面舀一杯水喝的故事,已经成为中日社会广为流传的立志故事了。
  最让我惊奇的是东京都副知事竹花丰今年5月16日在台北传授的“扫厕所活动”可以降低犯罪率的经验。他说自己在担任广岛县警察本部部长期间曾经带着心灵孤单的“暴走族”青少年一起清扫厕所,用两个小时的时间来清扫一个小便池,从而引导他们思考能够为社会做些什么,结果导致上任后3年间犯罪率下降了37%。
  中国也在发生变化。同样是今年5月,苏州政府有关部门为该市58座公厕招聘公共厕所保洁员。出人意料的是,参加竞标的746人中,竟有46名应届和往届大学生! 最后是4名大学生中标!
  中日之间的这些厕所趣事,反映出的是观念的差异、文化的差异以及时代发展带来的变化。当然,就像许多日本男人直至今日也改不了夜晚在街头站着撒尿(日语称为“立小便”)一样,许多中国人在使用厕所上的一些陋习也是难以改变的。

 

深圳厕所出租 深圳移动厕所 深圳流动洗手间卫生间出租租赁揭阳|惠州惠阳|珠海广州中山|东莞楼盘活动移动厕所租赁/开工奠基典礼/ 年会公司      
惠阳移动厕所出租     淡水流动厕所租赁     揭阳移动厕所出租      汕尾厕所租用  
庆典礼仪活动公司    深圳舞台出租     礼仪服务网   礼仪庆典用品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杭州移动厕所租赁    深圳开业策划网     临时厕所租赁网     武汉移动厕所    深圳行架出租网    深圳彩虹机
版权所有 @  深圳移动厕所 深圳流动洗手间,深圳厕所出租


Powered by PageAdmin CMS